各地老区
北京 | 天津 | 河北 | 山西 | 内蒙古 | 江苏 | 安徽 | 山东 | 上海 | 浙江 | 江西 | 福建 | 湖南 | 湖北 | 河南 | 宁夏
加入收藏 设为首页
四川 | 重庆 | 贵州 | 云南 | 黑龙江 | 辽宁 | 吉林 | 广东 | 广西 | 海南 | 陕西 | 甘肃
  您现在的位置: ag最大网赌平台|首页 > 讲好“三个故事” > 讲好革命故事 > 正文
 
铁骨铮铮映彩霞
——寻访长汀县三洲镇红军烈士黄绍廷的生命足迹
2019/3/18 9:45:31   ag最大网赌平台|首页     浏览量:  评论
    字号:
 
 

黄绍廷烈士像(电脑合成)


黄绍廷烈士证


黄绍廷遗孀范三嫂


黄绍廷就义址三洲镇洋角坪今址


黄绍廷之子黄翰金(圆二排居中)及后代摄于上世纪80年代的全家福

  江岸古渡,竹篱人家。徜徉在美丽的“古进贤乡”长汀县三洲镇,一座座青砖黑瓦的古宗祠巍然屹立。风侵雨蚀,古老的建筑容颜苍老,而英雄的故事却至今还在古镇百姓中口口相传。

  1934年的寒冷冬天,而立之年的原中央苏区长汀县赤田区(今策武镇)苏维埃政府主席黄绍廷,在三洲古镇的洋角坪,面对反动民团丧心病狂的“凌迟”极刑,宁死不屈,用鲜血和生命严守党的机密,扞卫了自己在党旗下的铿锵誓言。84年后的春天,我们满怀对红军“硬骨头”的崇敬与追思,开始了沉重而艰辛的寻访。

  中医世家走出的革命赤子

  黄绍廷原名黄虞隽,乳名三子,1897年生于三洲乾垅子一个中医世家。家中祖辈以采药制药、行医坐诊为生。黄家祖传秘方有主治小儿疾病的“惊风丸子”和妇科疾病良药,其父黄书贤温良恭谦,医术高明,在附近十里八村小有名气。受父亲医风医德的影响,黄绍廷自幼心地善良,成年后跟随父亲四处行医,经常帮助邻近乡亲,免费为他人治病疗伤。长期与社会底层的穷苦百姓接触,对黑暗的现实深恶痛绝,渐渐养成了豪侠仗义、热心助人的品格作风。

  黄绍廷的孙女、复员军人黄秀莲自幼由祖母范三嫂一手带大,祖母生前经常向她讲述祖父的故事:“1928年前后,长汀革命先驱张赤男、罗化成等人在长汀南部地区发动革命,组织秘密农会。由于爷爷读过私塾,有一定文化,又有医技之长,爱广交劳苦大众朋友,走到哪里都受人欢迎,很快成为汀南秘密农会组织的骨干。长汀地下党支部汀南片负责人之一罗化成家住南阳,同样出身于中医世家。爷爷与罗化成经常以切蹉医术为名,在南阳和水口、三洲之间互相走动,接受革命思想,受领党的任务,从此成为知交好友。”

  “奶奶亲口对我说过,1929年3月,朱德、毛泽东率红四军第一次入闽,在长汀的长岭寨大败汀州守敌郭凤鸣旅,当时爷爷就受长汀地下党的委派参加了战斗的保障工作,在战场上抢救红军伤员。1929年5月,红四军第二次入闽,在三洲附近的水口“红旗跃过汀江”,进攻闽西重镇龙岩。当时张赤男组织水口、三洲、濯田一带的革命骨干,积极为红四军筹措各种刀枪伤药。爷爷特地从三洲坐船到水口,日夜为红军碾草药、做药膏。第二年春天,爷爷又参加了张赤男暴动队攻打濯田的战斗。奶奶心疼爷爷,怕他参加打仗出意外,所以记得特别清楚。”

  据《长汀人民革命史》记载,1929年7月,中共闽西特委决定成立中共汀南特区委,张赤男、罗化成等为主要领导人,相继领导了汀南片的南阳、涂坊、塘背等暴动。同年9月,红四军王良纵队进驻濯田,帮助濯田率先成立了农民协会和赤卫队,燃起了革命烈火。红军转移后,濯田赤卫队被迫退守紧邻三洲的水口、小迳地区。这一时期的黄绍廷受张赤男、罗化成委派,经常利用到濯田为豪绅地主、民团团总出诊看病的机会,秘密打探军事情报,出色地完成了各种任务。1930年3月下旬,张赤男率领暴动队再次进攻濯田,曾在水口一带发动群众、筹粮筹物。范三嫂口述黄绍廷随队参战的事实与党史记载高度吻合。

  久经考验的苏区模范干部

  “奶奶说,三洲的国民党反动势力很顽固。自从爷爷参加了革命,她每天都提心吊胆,一有风吹草动就赶紧逃上山,从没睡过一天安稳觉。可是爷爷总是安慰奶奶说,不要怕,总有一天穷人会当家作主的。几十年以后奶奶说起当年还心有余悸。爷爷的形象是奶奶一点一滴‘拼凑’出来的,在我心目中爷爷就是一条响当当的硬汉,我成年后当女兵也是受爷爷的影响。”

  黄秀莲的讲述又把我们的思绪带到了残酷的从前。“由于红军主力四处游击,暴动区域经常处于‘一阵红一阵白’的状态。1930年4月间,国民党金汉鼎师进攻濯田,濯田赤卫队再一次退守水口一带,开展麻雀战、夜间袭扰,直到20多天后敌军才撤退回到长汀城。期间,爷爷与濯田赤卫队的负责人王学田、王克成等人交往频繁,建立了很深的战友感情。鉴于爷爷在英勇积极的斗争表现,1930年春,经王克成介绍,爷爷光荣地加入了中国共产党。奶奶记得很清楚,爷爷的入党介绍人是濯田的王克成,爷爷入党时是喝了雄鸡血酒、按了红手印的。”

  据长汀党史记载,从1930年4月至1932年4月,长汀濯田、四都、古城、红山、水口等地的赤卫队,汀连县赤卫团,配合罗炳辉、谭震林率领的红12军先后五次攻打苦竹山,历经三年苦战才拔掉了这个反动堡垒。作为身怀医技的党员革命骨干,这段时期的黄绍廷同样不可能置身事外。《长汀县组织史资料》记载,1931年12月开始,黄绍廷已经担任长汀县德联区(后为赤田区,即今策武镇)苏维埃政府主席。1933年9月德联区划归兆征县苏维埃政府管辖后,黄绍廷仍然担任区苏主席,一直到1934年10月红军主力长征离开苏区。在其任职期间,德联区(赤田区)苏维埃政府的各项工作得到了中华苏维埃和中央革命军事委员会的多次通报表彰。

  《红色中华》1933年9月24日第二版《一点钟扩大红军十五名》报道:“长汀县的德联乡在德联区苏正确领导之下,在日前一个晚上召开全乡的群众大会,由区委、区苏的同志做了一个政治报告,讲明了目前的政治形势与战争任务后,引起了群众扩大红军的热情。一点钟之久就有十五个群众自动报名加入了红军。这是拥护兆征县苏维埃政府成立的最实际的礼品。德联乡成为德联区的模范乡啊!”该报1933年12月11日第三版报道:“兆征县德联区的第二次工农兵代表大会全体代表84人,又完全自动加入红军。并闻大会开过后,这些代表还将下乡突出大批群众一同当红军去呢;据《红色中华》1934年2月9日第二版载:“赤田区全区有公谷七百多担,现已收有五百多担,决定在一月底全部即能完全收清”; 5月18日第二版在《兆征动员五连模范少队上前方》的报道中,记载了德联区扩红一个连的突出成绩;同年8月31日第二版在“粮食战线上的党团员”专栏中刊发了赤田区委《一个党团员大会完成一百余担》的专题报道;《红色中华》1934年8月23日第三版刊发了《长汀赤田区儿童团做竹口杯送红军》的报道。

  这些珍贵的历史档案记载,无不证实黄绍廷已经成为一名具有丰富组织指挥能力的苏区领导干部。

  父子冒死抢救红军伤员

  1934年农历7月中下旬,中央苏区东大门松毛岭保卫战开始。在长达70多天的残酷战斗中,福建苏区军民全体动员参战支前。黄绍廷不但身先士卒在火线上抢救伤员,而且还动员年老的父亲也一起参加。黄秀莲的记忆中深刻地印下了这一幕:

  “松毛岭失守后,按照组织的命令,爷爷和太公走村串寨,以卖惊风丸散等为掩护,在红军撤退路线沿途寻找掉队的红军伤员。有一次,爷爷和太公路经涂坊的一条山间小路,听到附近传来痛苦的呼救声。顺着声音找去,在茂密的草丛里发现一位头戴红军帽的伤员,右腿泡在血泊中,气息微弱。爷爷查看伤势,如果不抢救马上会有生命危险。情急之下,他采来新鲜的芦芨草嫩芽,大把大把塞进嘴里嚼烂了,再把草渣敷在伤员的伤口处,撕下内衣紧紧缠绕包扎。等到天黑后,父子俩才动身把伤员背到了30多华里外的三洲老家。一路上,为了避免经过村庄引起狗叫被敌人发现,他们都是选择绕远路,费心千辛万苦赶在天亮前把伤员背到了家。”

  “奶奶说那位红军伤员年纪很小,还是个半大孩子,军帽上的红五星是用红布缝的,听口音是江西人。家里隐藏了红军伤员一旦被反动民团发现是要杀头的。为了不引人注意,爷爷把伤员安置在牛圈旁边的稻草堆里,用强烈的牛粪尿气味掩盖草药味。爷爷天天用温盐开水给伤员清理创口,小红军每次痛得忍不住叫出声,奶奶就在一边紧紧捂住他的嘴巴,恳求他千万忍住别叫出声,否则我们全家都要遭殃。穷人家过年过节、来贵客才有杀鸡。为了给伤员补身子,爷爷把家里留种的公鸡杀了,杀鸡的时候一家人胆战心惊,生怕公鸡早啼被人知道坏了大事。逮到公鸡掐住鸡脖子一刀剁了,偷偷摸摸炖汤给伤员喝。大概十天左右,小红军的伤口渐渐好转。为了不连累我们家,小红军坚持要离开去找部队。太公和爷爷坚持让他在家养到能走路,并且爷爷特地出门打听情况,确定邻近江西的四都一带山区有红军部队活动,这才让他离开。”

  “奶奶说,那时候爷爷参加革命工作是没有发工资的,既要干革命,还要维持一家人的生计。加上革命形势不稳定,红军一走,白军就来,时刻都有生命危险。爷爷经常外出行医、干革命工作。有一次三洲来了国民党白匪军,看到奶奶年轻漂亮,就把奶奶抓去洗衣做饭。一个当官的起歹心,企图侮辱奶奶,并表示要把她带走。幸好奶奶机灵,假装回家拿换洗衣物再跟他走。奶奶逃出虎口,在山上躲了好几天不敢回家。白匪军一怒之下把刚回家的爷爷抓走了,爷爷在白军队伍里帮几个伤病员疗伤治病,博得了一个小头目的同情。后来,爷爷偷偷塞了几块银元给小头目,才侥幸逃了出来。”

  “爷爷是当时家里的顶梁柱,家里全靠他采药、卖药过日子。为了减轻爷爷的负担,奶奶只好到一家姓戴的大户人家当佣人补贴家用。1934年下半年,中央主力红军北上后,国民党正规军大举进攻,苏区沦陷。爷爷服从组织的安排,留在当地参加游击战争,利用行医的身份搞地下活动。奶奶说爷爷一生性格耿直倔强,认定的事九头牛也拉不回头。现在看来应该是爷爷的革命信念很坚定,他本来可以做个安分守己的乡村医生好好过日子的,但他却义无反顾选择了为共产党和红军献身。”

  视死如归英勇就义

  1934年深冬,长汀苏区陷入白色恐怖之中。国民党保安团在三洲贴出告示,勒令穷苦群众三天之内返还所有财物、田地,杀气腾腾把屠刀对准当地的红军和苏维埃政府干部家属。

  黄绍廷及时疏散苏维埃干部和红军留守人员,迅速转移档案资料。在山上躲藏一段时间后,天寒地冻,缺衣无食,迫不得已躲到濯田坝尾村的女儿家里。女儿自幼抱养给濯田翠子垅王泉滋家当童养姓,原以为王家是濯田大姓,身家性命有所保障,不料却被一个从三洲嫁到坝尾的坏女人发现。

  黄绍廷于革命有功有劳,对于反动势力却是眼中钉、肉中刺。得到告密信息后,三洲反动民团团总带着部队直奔濯田王泉滋家抓捕,连夜把黄绍廷带回三洲洋角坪严刑烤打,威逼黄绍廷交出苏维埃工作人员和红军留守人员名单,黄绍廷宁死不屈没有低头。第二天,还乡团的刽子手抬来一块门板。寒风雨雪中,黄绍廷的衣服被剥得精光,手掌脚掌被铁钉牢牢地钉在门板上。反动团总命令部下把黄绍廷的妻子抓来,揪着她的头发,强迫她跪在地上眼睁睁看着丈夫受刑。刽子手用锋利的尖刀一块块割下黄绍廷的肌肉,见他什么也不肯说,又把食盐撒在其伤口上。丧尽天良的团匪竟然把黄绍廷身上割下的肉塞进范四嫂的嘴里,范三嫂痛断肝肠昏死过去。就这样,铁骨铮铮的苏区干部黄绍廷被活活折磨至死,血注冰霜。刽子手们又将黄绍廷的肢体砍成碎块,分别扔到洋角坪的山岗上。还命士兵看守五天五夜,不让亲属收尸。这一幕人间惨状,很多年高的三洲村民至今记忆犹新。

  黄绍廷被国民党残忍杀害后,其妻范三嫂和年迈的公婆以及两个年幼的儿子相依为命。反动团总逼迫范三嫂嫁给一个老光棍,扬言等范三嫂生下一男半女后,再慢慢折磨到她死,才解心头之恨。范三嫂宁死不从,以全家性命相拼。反动势力无恶不作的残暴行径,引起三洲百姓的无比憎恨和愤怒,经各姓族长出面调解,范三嫂才没有被逼外嫁。

  范三嫂深知丈夫是为了穷苦人才参加革命的,也是为了穷苦人才遭此毒手的,她下决心为黄绍廷争口气,一定要把两个儿子养大成人,让冤死的丈夫暝目。不久,公婆相继含恨去世。范三嫂掩埋公婆后,带着两个儿子投奔濯田女儿家。可是女儿家也穷,没有田地和房屋,实在无法生存下去。范三嫂只好留下大儿子跟着女婿学做豆腐(后大儿子患病不治夭折)。自己带着二儿子流浪到永定县的峰市一带,在汀江码头靠替人挑货,卖灯盏糕、豆腐度日,母子相依为命。为了黄家后代的成长,范三嫂立誓终身不再改嫁。

  直到全国解放后,党和政府追认黄绍廷为革命烈士,范三嫂享受烈士抚恤金,直到年近百岁高龄才安详去世。其子黄翰金被当作烈士后代培养,参加工作后工作积极,成绩显着,成为一名优秀的乡镇领导干部。采访结束后,黄秀莲含泪告诉我们:“奶奶坚信爷爷就义前说过的话,共产党和红军一定会回来的。这句话支撑奶奶走过了坎坷悲惨的一生。她生前一再教导儿孙们,今天的好日子是爷爷那一代人用血、用命换来的,一定要好好珍惜,努力为党工作,为人民谋利益。一辈子都要做好人、做好事!”

  谁吟浩歌动天地,铮铮铁骨映彩霞。黄绍廷,一个普通的客家汉子,一个忠贞不屈的共产党员,一个视死如归的苏区干部,用生命的代价诠释了自己追随的主义和真理。历史的斑斑血泪触目惊心、发人深省,但愿那些埋没在时光烟尘中的英雄故事,不会成为今天人们茶余饭后的笑谈。殷红的血脉绵延不断,凛然的浩气长存于光辉的史册!

  (长汀县老区建设促进会  王 坚)

编辑:李自超
相关阅读:
鸡东县老促会召开工作会议
【全国两会特别报道】全国政协常委王健: 牢记习总书记嘱托 倾情助力老区发展
【全国两会特别报道】全国人大代表胡和平:要加快革命老区脱贫致富的步伐
南充市老促会传达贯彻省老促会第六届会员(理事)大会精神
郑州市老促会推进“老区精神进党校”活动
吉林省延边州人民政府副州长朴学洙看望州老促会驻会领导
今日推荐
视觉焦点
设为首页 | 加入收藏 | 关于我们 | 联系我们 | 广告服务 | 友情链接 | 版权声明
中国老区建设画报社 版权所有.未经许可不得复制或转载 京ICP备12022268号 京公网安备11010502020730
地址:北京德胜门外北沙滩1号16信箱 邮编:100083 电话:010-63838697、63838724 Email:lqjsbjb@126.com zglqw2012@126.com(ag最大网赌平台|首页)